桐叶旅游网

温迪斯,瑞士唯一的罗马军团基地,瑞士罗马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温迪斯,瑞士北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镇。事实上,这个家庭也是一个人口不到7000的城市。

我来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读了七个炎帝学生写的罗马人的故事。众所周知,这是2000年前罗马军团的总部,也是今天罗马军团在瑞士的唯一总部。据估计,99%去瑞士旅游的中国人不会来这个地方。

下面的这条河是从卢塞恩湖流出的罗伊斯河,在不远处,它与起源于苏黎世湖的勒马河汇合,流入阿勒河。最后,它流入莱茵河。温迪斯离莱茵河有十公里远。这是罗马莱茵线上的一个陆军站。

在罗马时代,莱茵河防线上大约有六个军团基地,即根据莱茵河流向的温迪斯、斯特拉斯堡、美因茨、波恩、诺伊斯和桑顿。我只去过前四个,但是除了文迪,他们大多数人看不到任何明显的罗马遗迹。从图片(罗马人的故事)来看,莱茵河上的科布伦茨、科隆和特里尔是罗马的城市,尽管它们不是军团基地。例如,特里尔是比利时-高卢省的首府,而阿格里帕(agrippa)建造的科隆是复员士兵的安置城市。谈到罗马的莱茵河防线,它通常始于凯撒。凯撒生前要求不要改变莱茵河防线的现状。奥古斯都基本上遵循凯撒的统治路线,但在这件事上没有遵循凯撒的建议。他打算将帝国的莱茵河防线向东推进到易北河。这一策略使得几个由提比略、德鲁斯、日耳曼人和其他人率领的罗马军团与擅长游击战的日耳曼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条顿森林堡战役(Battle of Teutonic Fort Forest)中,三个罗马军团(约20,000人)阵亡,留下奥古斯都晚年捶胸顿足,感到痛苦。提比略登上王位后,他将帝国防线撤回莱茵河。即使在最大的罗马帝国图拉吉内时代,他也没有改变莱茵河防线的状态。由此可见,伟大的凯撒有着不同的战略眼光。许多著名的罗马人驻扎在莱茵线上,因为罗马人为他们的军事成就感到骄傲,包括帝国皇帝。

例如,阿格里帕建立了科隆。提比略和他的兄弟德鲁斯都是莱茵河军队(日耳曼军队)的指挥官,并且亲自作战。德鲁斯的长子日耳曼尼斯死于莱茵线上。Rygula,Germanicus的儿子,以他曾经穿着小军靴在军营里跑来跑去的事实命名(Rygula的意思),但后来成了暴君。阿格里皮纳,另一个暴君尼禄的母亲,出生在科隆。

这张照片是温迪·史罗马军团总部的修复。温迪什在罗马时代被称为温多尼萨(Vindonissa),可以翻译成温多尼萨或温多尼萨。据说这个名字仍然来自早期凯尔特人。从图中可以看出,上游是阿尔河(谷歌地图上称为威格河),右边是罗伊斯河(Royce River)。最左边的圆形剧场现在仍然可以看到,我们最终会去看的。罗马军团的总部通常没有太多的生活功能。军官和士兵必须去附近的罗马城度假,那里可能有市场和温泉(德国巴登市的意思是温泉),军官的家人也可能住在这个城市。